您所在的位置: 新闻频道 > 嘉兴新闻 > 图说嘉兴 > 正文
大庆白癜风医院
嘉兴在线新闻网     2017-11-21 17:45:40     手机看新闻    我要投稿     飞信报料有奖
大庆白癜风医院,山东白癜风的危害,临沂好的白癜风医院,宜章白癜风医院,珠海白癜风医院,桓台好的白癜风医院,济南治好白癜风的专家

原标题:“资产猎人”孙宏斌:他从未想成为一名真正的白武士(组图)

融创中国(01918.HK)董事局主席孙宏斌又拿下一处“烂尾楼”,这次是在大连。

6月5日,融创中国发布公告称,公司的全资附属公司大连融创置地与润德集团、大连金信集团、利丰、上海丰海投资、大连润德良城及大连润德乾城订立股权转让框架协议,以32.32亿元收购大连润德乾城的全部股权及债权,其中股权部分为30.63亿元,大连润德乾城欠款1.68亿元。

公告内容显示,大连润德乾城主要从事大连开发区滨海新区1号地的开发,该地块主要用作住宅及商业开发,总占地面积为41.31万平方米,总建筑面积为166.4万平方米。其中,住宅计容建筑面积为115.34万平方米,商业部分为4.91万平方米。

在短短不到一个月时间里,这名嗅觉异乎常人的地产“猎人”已经斩获三个大规模烂尾项目,总额超过150亿元。

“他的决策速度非常快。”一名融创前员工这样评价孙宏斌,他曾经任职于一家以稳健著称的地产商,在进入融创后对于这家公司能够在不足一个星期之内完成一笔二手项目交易瞠目结舌。

在收购烂尾项目这种大部分地产商都会慎之又慎的决策上,孙宏斌的冒险精神让他的公司总是比人家快一步。

这样的行为几乎贯穿于整个孙宏斌的商业生涯。收购项目以外,融创在业内知名的行为还有:收购绿城中国(03900.HK)、入股佳兆业(01638.HK)、收购雨润地产、收购融科智地、入股乐视网(300104)……他对于优质资产的渴望已经让他在过去数年中至少连续五次充当了危机中公司的“白武士”。

而最后的结果则证明,孙宏斌的这些收购中有数个以他与原始股东不欢而散告终,但是孙宏斌却也因此收获极大的附加值。

很显然,孙宏斌从未想成为一名真正侠义精神的白武士,他真正的角色永远只是一名敢于冒险的资产猎人,如何用最小的代价获得公司最大的收益才是孙宏斌的终极目标。

一个月内花155亿买“烂尾楼”

融创这次收购的大连润德乾城曾开发过位于大连开发区的润德海洋公园项目。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在润德集团的官网上发现,海洋公园项目位于大连市开发区滨海新区一号地,即为融创此次收购的目标公司所持有的项目。

值得一提的是,目前润德集团持有润德乾城的38.2%股权已质押,余下5.8%股权和大连金信集团持有的5%股权已被法院查封且已质押。在融创第一笔付款13.7亿元后60个营业日内,相关各方须促使解除上述股权质押和法院查封。

官网资料显示,该项目计划分四期开发,总开发周期为8年,销售均价15000元/平方米,含地下车库在内的总销售收入可达220亿元;中国银行核定一期开发贷款授信额度9.8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润德集团称,该项目目前已交齐地价,取得土地证,正在制定详细规划,获批后可立即开工。

然而,融创在公告中却提到,目标地块尚未签署土地出让合同并获得土地证。融创在支付第一笔付款13.7亿元起80个营业日内,卖方须促使大连润德乾城获得相关目标地块的土地使用证,促使解除其他目标地块的抵押,并完成股权转让,取得营业执照。

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孙宏斌完成了三个烂尾楼项目的收购。

5月12日,融创宣布102.54亿元收购天津市津南区的星耀五洲项目;5月31日,融创又以21亿元收购了一家名为华城富丽的公司,该公司持有西部第一高楼的江北嘴国际金融中心项目。

至此,孙宏斌在三个项目上共斥资约155.86亿元。

值得一提的是,这三个项目有一个共同特点,均为当地的“烂尾楼”项目。

天津的星耀五洲项目总占地面积约263万平方米,总建筑面积约412万平方米。该公司原先的持有方云南星耀集团在2007年10月9日以62.9亿元拿下项目所在地块。然而,在拿到地块之后的四五年时间里,该项目就陆续遭遇业主维权、项目停工,房源无法交付等一系列时间,甚至一度传出破产的传闻。

最终,本应由五部分构成的星耀五洲只建起来两部分。

现如今,曾经成为天津楼市单块成交面积和成交总价的最高价项目,现在成了天津著名的烂尾楼。

对于孙宏斌来说,收购星耀五洲仅仅是一个开始。

18天后,孙宏斌在融创的重点布局城市之一——重庆,又拿下了一个“烂尾楼”项目。

5月31日,融创宣布耗资21亿元收购华城富丽。其中,股权代价仅为2.1亿元,债权代价19.8亿元。此外,融创还向中建五局支付的剩余债务 4.04亿元承担连带担保责任。

华城富丽主要从事江北嘴国际金融中心项目的开发。和星耀五洲项目一样,这个被称为“重庆第一高楼”的项目目前负债逾20亿,成为当地著名的烂尾楼。

江北嘴国际金融中心占地面积约为 2.91万平方米,总建筑面积约为71.39万 平方米,可售面积约为54.37万平方米。

2012年10月15日,华城富丽以17.4亿元竞得该项目所在地块,溢价率为58%。彼时,该项目被规划成集高端购物中心、甲级办公、超七星酒店、国际会议、行政公寓等于一体的金融中心,其中包含规划的西部第一高楼“世界花”,楼高470米,总共101层。项目预计2014年开始动工,2018年竣工。计划建成后,江北嘴国际金融中心将成为西部第一、中国第三的综合性地标项目。

然而,愿景是美好的,现实是残酷的,至今,该项目尚未成功“开花”。

如此大体量的综合体项目必然需要足够的资金来支撑,在经过重庆国际信托融资之后,华城富丽由于资金不足等原因,最终并未将规划变为现实。

2014年11月7日,江北嘴国际金融中心项目施工方——中建五局第三建设有限公司将华城富丽告上法庭,中建五局三公司称华城富丽未履行此前其等签下的合同所约定的退还保证金义务。

在融创的公告中也有提及上述事件,公告内容称,在2017年7月15日前,华城富丽应向监管账户支付2.4亿元,中建五局应申请解除华城富丽持有的若干地块的司法查封。

此后市场有消息称华城富丽一直在寻找公司接手江北嘴国际金融中心项目,但由于其复杂的债务关系令许多地产商望而却步。

成名一战,宋卫平:我把绿城卖给了一个不应该卖的人

第一次创业经历挫折后,卷土重来的孙宏斌重新引起全国范围的关于始于接手资金危机中的绿城中国。

2011年,在绿城陷入资金链危机之时,孙宏斌出现了。2012年1月5日,融创和绿城双双发布公告称,绿城地产向融创置地出售无锡湖滨置业51%的股权,转让价格为5100万元。

此后,宋卫平与孙宏斌频繁展开合作。

2012年6月22日,融创买下绿城在上海和苏南区域9个项目,双方组建合作平台上海融绿,融创和绿城各注资10亿元现金,持有上海融绿50%的股权,由融创方面负责操盘、并表。然而,在此后的三年时间里,孙宏斌和宋卫平经历了合作、分手、撕破脸,直至最后彻底分家。

2014年5月22日,绿城中国董事会联席主席宋卫平宣布其及一致行动人将绿城中国24.313%的股份转让给融创,融创以63亿港元接手,由此成为绿城第一大股东,并掌控公司经营。

但在此后的几个月中,一方面由于香港证监会对买卖双方可能存在一致行动人关系存疑,交割出现了搁浅。更重要的是,宋卫平指责接盘后的融创为了追求业绩,采用的经营手段,损伤了绿城品牌,宋卫平对收购一事心生悔意,有意终止收购协议。

2014年11月19日,回归绿城事件主角宋卫平突然发布一份声明,首次回应这一事件。整份声明长约2500多字。

宋卫平称,孙宏斌并不适合绿城,而回归“是自己唯一的选择”。宋卫平说,“经过这100多天,我发现把绿城卖给了一个不应该卖的人,致使客户担忧不满,合作伙伴委屈且受到了不合理的对待”,他认为,“融创和孙宏斌的基因,经过100多天的观察,是明显不融于绿城。”

2014年12月18日,宋卫平决定重返绿城。宋卫平并不是单独回来的,他带来了新的买家——央企中交集团。中交集团以60.15亿港元收购绿城24.288%的股权,与九龙仓并列成为绿城第一大股东。

2014年12月31日,融创宣布要以155亿元的总价收购融绿公司所有权益,其中包含约113亿元的股权和约42亿元的债权。

至此,孙宏斌和绿城彻底告别。这也宣告着孙宏斌对绿城收购的失败。

但是,资产收购的失败仅仅只是表面现象,在这场战役中,孙宏斌所在的融创在于绿城团队磨合的两年多时间里,开始在公众心目中树立起“融创=绿城=高品质住宅”的社会形象。

在融创独立后,融创所开发楼盘的定价和品牌附加值早已经远远超出了数年之前那个还在以性价比取胜的“小公司”,俨然变身成为了高端住宅开发商。而绿城标杆性的中式豪宅桃花源也被融创纳入囊中。

“资产猎人”

接下来,刚从融绿大战中抽身出来的孙宏斌因此尝到了收购的甜头,一心想要快速扩张的他将目标瞄准了另一个猎物。

2015年2月4日,孙宏斌公开表示将整体收购郭英成家族持有的佳兆业49.25%股权,资金估计约100亿元。

相比绿城,佳兆业在债务链条、政企关系、财务、利益瓜葛上更复杂。

2014年年底,佳兆业深圳房源被行政查封,第一大股东易人,董事长郭英成还有多位高管辞职,2015年年初首例房企海外债务违约,后传出破产传闻,继而多家银行以及金融机构申请资产保全冻结其银行账户,大部分房源被锁,长时间停滞的销售截断了佳兆业的现金流,也迫使其高达650亿元的交叉债务浮出水面,可谓佳兆业成立以来最大危机。

在佳兆业即将倒下的时候,孙宏斌出现了。

2015年1月30日,融创宣布按平均每股1.8港元收购佳兆业的49.25%股权,涉及金额高达45.5亿港元。当时约定,孙宏斌收购前提条件是公司债务重组能够顺利达成,但这一计划推行一直并不顺利。

然而,两个多月之后,随着佳兆业的房源解禁以及佳兆业创始人郭英成的回归,让孙宏斌的这笔收购变得不确定起来。

2015年5月15日,融创停牌,等待刊发一个与收购佳兆业相关的内幕公告。这被普遍认为融创将放弃收购。

2015年5月28日,融创宣布已于5月26日同佳兆业签订收购终止协议。

2015年6月16日,融创中国公告称,由于出售事项的条件不能在短时间内达成,经过佳兆业董事会的考虑不再向融创出售旗下上海4个项目,佳兆业也向融创退回了10.37亿元的资金。

孙宏斌曾公开表示,“我退出收购的根本原因就是因为我觉得佳兆业不值得收购了,他卖不卖无所谓,因为我不想买了。佳兆业我收购不了,它的报表根本出不来,融创已经很努力了。”

确实是无所谓了。在佳兆业一战的数个月时间里,融创迅速实现了深圳市场的深入,并对地产产业链进行熟悉。

2016年5月,融创中国与莱蒙国际联合发布公告称,双方签订框架协议,融创中国将以43.94亿元收购莱蒙国际旗下7个项目公司的所有股权,其中上述莱蒙创智谷项目也包含在内,至此,融创中国终于进入觊觎已久的深圳市场。

孙宏斌在一边进行着佳兆业的收购,一边又介入了另一家央企的重组。

2015年3月27日,雨润集团旗下上市公司中央商场(600280.SH)公告称,检察机关于2015年3月23日开始,对集团董事长、实际控制人祝义财执行指定居所监视居住强制措施。自此之后,雨润集团便进入多事之秋。中央商场的2015年半年报显示,祝义财直接持有中央商场4.76亿股。

2015年9月8日,融创宣布与彼时陷入困境中的雨润集团达成战略合作协议,融创将独家介入雨润集团的重组。根据协议,融创中国与雨润集团彼此进行战略合作,凭借各自优势,提升双方价值;双方与雨润集团债权人共同商讨雨润集团相关债务问题的解决方案;双方努力确保雨润集团各项业务正常运转,并在满足相应条件的前提下,融创中国向雨润集团提供全面支持。

然而,孙宏斌还是没能逃过“失败”的魔咒。

历时4个月后,2016年1月11日,中央商场宣布终结孙宏斌对雨润集团的并购,但中央商场并未披露终止合作的原因。

再当一次白武士,孙宏斌与贾跃亭的“乡情”

2017年1月13日,乐视网(300104)宣布,获得融创中国的战略融资,融创旗下的天津嘉睿汇鑫企业管理有限公司将向乐视总共投入150亿元,以获得乐视网、乐视影业和乐视致新的部分股权。

贾跃亭与孙宏斌祖籍同为山西,这被外界解读为老乡之间的一次救援。

此前2016年11月6日,乐视控股CEO贾跃亭发出内部信承认遭遇资金问题,并承诺在3-4个月内解决这一问题。

2017年1月16日,孙宏斌在参加中金公司投资人会议上表示,融创自身房地产业务将与乐视相结合,开发特色小镇项目。

目前已经确定的是,融创将会加入乐视在莫干山的汽车基地项目。贾跃亭称,该项目总计会有7300多亩土地,规划为互联网汽车生态小镇,融创将会和乐视共同开发。

2016年8月,乐视宣布将在莫干山高新区北部园区建设超级汽车工厂和智能生态小镇,第一阶段规划用地4300亩,计划年产40万整车,总计投资200亿元。12月28日,乐视汽车生态产业园在浙江德清开工,这是乐视汽车在国内开工建设的第一个汽车生产基地。

孙宏斌再次强调,房地产业务是融创的绝对主力,投资乐视是比较小的现金流份额,对未来融创的发展没有实质性影响。

而且,孙宏斌表示,虽然在房地产和互联网的结合上还没有想好怎么做,但是在拿地的时候,融创可以和乐视结合,依靠乐视影业、乐视汽车这样拥有资源的板块拿地合作。

孙宏斌称,“北京市政府在亦庄也要给老贾5000亩地做汽车。下一步我们会在拿地上利用这种伙伴关系一起去拿。让乐视持有这些小镇,共同拿的这些地的成本就会很低。这是我们下一步会做的。”

贾跃亭将这种合作称为“互联网生态地产”。

2017年3月28日,在融创中国的业绩会上,孙宏斌透露,已经向融创投资的三家公司(乐视网、乐视致新和乐视影业)派了董事人员。对于乐视网,孙宏斌派出的是融创中国控股有限公司风险管控中心高级总经理刘淑青。而对于乐视影业,孙宏斌则亲自坐镇。

2017年5月21日,乐视网发布了《关于聘任公司总经理的公告》,公告称,为集中精力履行董事长职责,将工作重心集中于公司治理、战略规划及核心 产品创新,提高公司决策效率,贾跃亭先生特申请辞去公司总经理职务,专任公司董事长一职。

这个时间段里,乐视姓贾还是姓孙的质疑开始掀起。

2017年5月22日,融创中国召开的股东大会上,孙宏斌重申:“老贾还是公司的核心,现在有一个CEO能够管理公司日常,执行董事会定的战略,也能够互相讨论,这是个挺好的事情,这也是乐视网上市体系走向成熟的标志。第一次投资的时候我就说过,第一个就要改善公司的治理结构。我们做的事情没有超过合同里面半点范围。”

继续并购,抢筹上市公司股份

除了对于公司资产的直接并购,孙宏斌正逐步显露其对于控股A股上市地产公司金科股份(000656.SZ)的野心。

2015年5月,中国A股正处于一轮大牛市的顶部,同时也是股灾的前夕。金科股份实际控制人黄红云减持之后,金科股份遇到市场大跌,股价遭到腰斩,从每股最高的10元以上,跌至每股5元之下。

在此情况下,需要资金来支持公司业务发展的金科股份推出了非公开发行股票预案。就是这一次,孙宏斌开始突袭金科,入股成为金科股份第二大股东。

在不到三个月的时间中,截至2016年11月28日,融创在金科股份的持股比例已经达到20%,逼近当时持股比例25.44%的金科股份实际控制人黄红云与其前妻陶虹遐(虽已离婚,但仍为一致行动关系)。

对于孙宏斌的步步逼近,黄红云选择引入一致行动人。

4月12日,金科股份宣布,黄红云拟通过一家名为广州安尊的公司,在未来90日内,通过集中竞价等方式足额购买金科股份2亿股股票(占股比约3.7433%),双方已签订了一致行动协议。双方的一致行动期限为未来三年,且黄红云及陶虹遐承诺,所持有股份若需转让,须在同等条件下优先转让给广州安尊。届时,黄红云夫妇的持股比例将增至29.98%。

然而,仅过了半个月,融创再度通过二级市场增持,持股比例达到25%,第五次举牌金科股份。截至4月28日,融创持有金科股份25.00%的股权,直逼金科股份实际控制人黄红云夫妇26.24%的股权比例。

对此,深圳证券交易所向融创方面下发关于增持金科股份的问询函。

在回复深圳证券交易所的问询中,融创表示,将会根据金科股价情况、业务发展情况以及公司的资金安排等因素,以公司及其一致行动人的控股股东融创中国控股有限公司董事会认可的价格,继续增持金科股份不少于2000万股。如果通过增持,或其他股东可能减持,不排除成为第一大股东的可能性。

来源澎湃新闻)

责任编辑:


来源:嘉兴在线—嘉兴日报    作者:摄影 记者 冯玉坤    编辑:李源    责任编辑:胡金波
 
 
安徽白癜风早期病因